臺灣是一個神奇的存在。在我還小的時候,不斷撥動著電視遙控器,有可能一個頻道正在播放著嚴懲“台獨”分子的警告,但相鄰的頻道卻在熱播《流星花園》或者臺灣的綜藝節目。就如臺灣現在一邊播放著大陸當紅的《爸爸去哪兒》、《我是歌手》,一邊反服貿、警惕大陸一樣。然而,即使在那樣的環境中,我仍然希望有朝一日去看一下臺灣。
  今年2月,我搭上了開往臺北桃園機場的航班,準備前往臺灣交換學生的生活。鄰座是一位臺灣中年男人,他是我認識的第一個臺灣人。在後來的聊天中我知道了他的很多事情,譬如他一直在四川工作,譬如他有一位賢慧的四川妻子還有一雙兒女,譬如他喜歡四川的美食。
  但是,開始的相處聊天並不見得那麼順利。他皺著眉頭翻看著報紙,我默默在他旁邊坐下,閉著眼睛準備睡覺,心裡默念著最好一覺醒來飛機已經平穩降落在桃園。不一會兒,耳邊傳來了那個臺灣男人的聲音:“你們大陸人真的好吵”。他似乎也感覺到了這句話的突兀,迅速但是弱弱地加上了兩個字:“是嗎?”
  我意識到他在跟我講話,睜開眼睛確定一下所聽無誤,他微笑著用眼神指向了旁邊,大陸旅游團的人們喧囂而嘈雜。那個臺灣男人打開了話匣子:“如果臺灣人要喜歡中國,他不會看你的經濟有多發達,也不會看你的城市建設的漂不漂亮,因為他不見得會來中國。他在臺灣也能感受中國,通過你們這些去臺灣的人”。
  我被這番話觸動,雖然在和他之後的交流中,也本能地將“中國”一一糾正為“大陸”。
  今年北京的高考作文題是《北京的規矩》,臺灣讓我真正喜歡的也是那裡的規矩。人們乘坐自動扶梯時總是自覺地站在右邊,將左邊的空間讓給那些步履匆匆的人。地鐵上給老弱病殘孕的專座,其它人絕少坐上去休息,即使那些專座上並沒有乘客。散步逛街遇見雨天時,人們也總是會將雨傘放在店家外邊,以免不斷滴下的雨水給店家造成困擾。
  “其實臺灣人以前也會大聲說話和不懂禮貌,後來政府開始推動公民道德的教育,才漸漸好轉,發展成現在這樣”。那個臺灣中年男人在飛機上向我解釋。
  在臺灣的半年,我總是小心翼翼地遵守著臺灣的規矩,這是臺灣可愛的地方。我在想,哪一天當臺灣的規矩不復存在的時候,我是否還會喜歡這座充滿魅力的小島?答案可能是否定的。臺灣人對大陸旅游團的警惕,是否也是擔心有朝一日臺灣的規矩會被破壞掉呢?
  端午節的晚上,我和女友到達環島旅游的最後一站:花蓮。拖著沉重的行李和疲憊的身軀,坐上了一輛出租車,前往之前就預訂好的民宿。司機師傅聽出了我們的大陸口音,知道我們來自四川後,一句“好不好耍?”從他口中蹦出。師傅是眷村第二代,沒有到過四川,但是在眷村裡總是聽得到帶有濃重四川鄉音的普通話,久而久之就學會了四川方言。
  女友來臺灣並不只是旅游而已,還帶了一項尋找臺灣親戚的重任。1949年內戰結果抵定的時候,一位叔公跟隨著國民政府撤退到了臺灣,從此相隔海峽。司機師傅聽說之後,開始熱情地告訴我們如何尋找,說他依稀記得有一本電話黃頁也許能幫忙找到。不知不覺,出租車已經開過了頭,掉頭將我們送到民宿之後,師傅主動提出不收繞路產生的多餘費用。
  放下行李辦好入住手續,已經過了深夜11點,此時四川口音又突兀地響起,司機師傅向我們走來:“我給你們找到了,你們來看看,我給你們說說怎麼打電話”。這位善良而朴實的出租車師傅坐在民宿大廳,給我們講了很久,這意味著他因此又要少做好幾筆生意。作為本就生活不易的出租車司機而言,著實讓人感動。
  當確認我們知道怎樣通過打電話找到親戚之後,師傅才離開民宿。出租車燈漸漸消隱在遠處的霓虹閃爍中,我在心中默念“好人一生平安”。
  臺灣人的善良內斂而不外露,總是在一些瑣碎小事中展現出來。他們表現出來的善良無關貧窮或者富裕,無關相熟還是陌生,只要是行走在這片土地上的人,都是他們表現善良的對象。每一位乘客乘坐公交車時,司機都會微笑著問候;早起晨練時,附近小區的保安和路遇的陌生人也會揮手致意;當兩輛小車在狹窄的路上會車時,往往會先禮讓對方通過。這些微小的細節每每都會給我很深的震撼。
  隨著時間的往後推移,發現人生中總有越來越多的人,占據著道德高地俯瞰眾生、頤指氣使,用著“假如是我,我絕不會怎樣怎樣,你這樣做太不靠譜”的句式,想想可笑。其實,善良或者道德並不需要刻意表演出來,就像臺灣人這樣。
  臺灣的美麗當然不僅於此,但想想也就記錄這麼多了。規矩幫助臺灣人自我規範,善良讓臺灣人善待他人。正如很多人所講,臺灣最美的風景,是人。
  6月底,和臺灣的老師、同學告別之後,坐上回大陸的班機。我靠著舷窗,意識到臺灣的星星點點離我越來越遠的時候,我也在心裡念著:臺灣,後會有期。  (原標題:大陸交換生:臺灣人怎樣才會喜歡大陸?)
創作者介紹

耆英饑饉

vajttszotd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